雀投江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再多的不平,身轻命贱,无济于事。

侍砚同其他人被关了十五日,这半月来,每天只得一桶稀粥果腹,如今个个骨瘦如柴,就连逃跑都做不到。

今日却是不同,送进来的木桶里盛着不少米,掬一把到口里,竟还有咸味。

侍砚心知不对,可瘪下去的肚子不容他多想,等吃了个水饱,就禁不住沉沉睡去。

次日凌晨,王家仆人便赶着这十几人出府了,一直行到天光大亮,已是来到田间。侍砚辨认了一下,发现这正是王怀秋名下的庄子,不远处的山坡修着院子,院门口的合欢花还是他栽的呢。

此时秋收刚过,田里还留着秸秆,水渠边竖着一人高的篱笆,透过缝隙,还能瞧见佃户的房子。

这是买人种地来的?

侍砚总觉得怪怪的。这时管事已经开始分发布条、要求所有人系到右臂了。这些布条是罕见的彩布,即使在大户人家,也只有得用的仆人穿得起,此时竟然发给他们这些奴隶,真是不可思议……

没等侍砚想出个所以然来,王家的仆人们就退到篱笆外面,既不让他们跟着,也不说让他们干什么,只是犹豫地盯着这边。

无来由地,侍砚感到脊背发寒。这种恐惧比梅君不见时更甚,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,因此,他往西面的篱笆走了几步。

“嗖——”

有什么东西擦着他的耳朵飞过,侍砚伸手捂住刺痛的右耳,摸到一手濡湿。

是血。

五步远的地上插着支箭矢,末端的木杆泛着青色,尾翼犹在嗡嗡颤动。

人群如同炸了锅般沸腾起来,所有人都连滚带爬地远离这支箭。

羽箭一支接一支地飞过来,有的射中,有的射空,虽未有人丧命,可这种不确定所带来的恐慌,想必是始作俑者钟爱的。

“来吧,玩你们最擅长的吹箫,少爷在谁那里泄出来,我就饶谁一命。”

十四岁的侍砚流血披面,仍拼了命地伺候秋少爷,想挣一条活路。他成功了,在少爷射出来的同时,被侍笔的鲜血溅了一身。

少爷颤颤巍巍地被扶走,侍笔的尸身躺在三步远的地方。侍砚扭头看去,发现他脖子上插着支箭,尾羽雪白,仅在箭杆的末端染着青。

少夫人姓叶,出自武将之家。她的父亲叶将军素有“神射”之名。

侍砚边跑,边将手臂上的布条扯下,系到篱笆上。仅仅片刻停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失忆另娶后还是会爱上他[虫族] 我的将军(古言BG虐文)(简体) 被讨厌的我(1v2) 【00】日久生情 贫穷魔女(西幻,NPH) 【忌临】无光之地+笼中人R 远雷与地火(NPH)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(1v1) 死去的xp不断复活 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 橡皮筋(骨科1v1sc) 玲珑公主掌中娇【惑术NPH】 大型犬科 独善其身 [哨向]在两个向导间摇摆不定的哨兵会被炮灰掉 我在无限游戏里封神(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) 小偷 执念 黄游男主都想占有我(NP) 和两个爸爸偷情的笨蛋美人